全国人大代表、法士特集团董事长李大开告诉记者,他向大会提交了三个建议。第一个建议是关于振兴西部装备制造业的,他希望国家给予陕西、四川、贵州、重庆等西部地区扶植发展的政策。这些政策可以参照国家给予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增值税转型等政策,以促进西部地区工业企业的设备更新和产业转型。第二个建议是加强对自主创新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保护企业自主创新的积极性。第三个建议是加强对汽车零部件骨干企业的扶持力度。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陕西法士特汽车传动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大开带去了一份关于“再制造”方面的提案。
“当前,我国汽车工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但同时,能源危机、环境污染等诸多因素也正在考验着中国汽车业。随着低碳经济时代的来临,汽车零部件再制造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从幕后走到了前台。”李大开建议,应大力扶持汽车零部件再制造企业发展。李大开说,再制造在节能、节材、降耗、减少污染和提高经济效益上的作用巨大,不仅能够提升传统产业的竞争力,还可以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具有显着的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
李大开认为,当前全球资源缺乏,包括能源短缺、钢材短缺、矿石短缺、原材料短缺,“再制造”在世界范围内是非常有发展前途的新兴行业,呼吁国家进一步加强对再制造方面的支持力度,包括舆论支持、政策支持,使一些废物能够变废为宝,能够为国家节约资源。
法士特集团公司通过调结构、转方式,进一步加快产品自动化、节能化、轻量化、环保化发展步伐。
自从2008年法士特被国家发改委列为再制造试点企业之后,至今已在再制造基础建设及设备方面投入发展资金1亿多元人民币,法士特新的再制造工厂预计今年将竣工投产。投产以后,可年再制造变速器1.6万多台。据李大开介绍,这仅是法士特再制造工厂的第一期工程,随着再制造建设的深入,法士特的再制造规模和数量还会扩大。法士特变速器目前市场保有量高达200多万台,正因为有如此的保有量,所以国家才会把法士特列入再制造试点企业之一。如果每年有1%的再制造并重新投入使用,法士特就可以节省几千吨钢材。因为制造一台变速器需要几百公斤的钢铁原材料。
再制造是循环经济3R原则当中再利用的高级形式,是将旧的机电产品或者零部件利用先进手段进行专业化修复,使其恢复到与原有新品一样的质量和性能。和制造新品相比,再制造可以节约成本50%、节能60%、节约原材料70%。
目前,我国确立的再制造试点企业共有14家,陕西法士特集团就是其中之一。李大开说,法士特集团主要生产的产品是汽车变速器和各种齿轮件,现在在国内重型汽车市场份额达到近80%。而且从绝对数量上来说,每年生产超过50万台,超过了在这个领域内位居世界第二、第三跨国公司生产的生产总和。
而这一生产规模的意义在于,“如果法士特公司每年有1%得到再制造,能够再重新投入使用,每年将节省几千吨钢材”。作为一个现代化的企业,作为一个有竞争力的企业,在过去的10年间,法士特集团公司依靠自主创新和科技进步,产销连年以倍增的速度高速增长,年销售收入和工业总产值增长到65亿元以上,变速器产销量增长到45万台以上,出口创汇增长到5000万美元以上。法士特不仅在生产经营方面实现了超越自我的新飞跃,而且在重型变速器自动化、节能化、轻量化、环保化等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其16挡自动机械式变速器新产品广泛采用了国际最新技术,具有性价比高、燃油经济性好、操纵可靠、节能环保、适合国情等明显优势,为国内重卡的升级换代提供了最新优选配置。其自主研发的全铝合金外壳轻量化变速器新产品已投入批量生产,总重量减轻100公斤以上,为整车实现轻量化和节能化改进提供了最新优化配置,进一步满足和适应了市场发展需求。与此同时,法士特在巩固开发重型变速器的基础上,实现了客车、中型卡车、微卡、微面、工程用车和低速货车等多领域的新突破,自主研发推出的12挡、16挡、小8挡、小小8挡、10JSD、6DS、AMT以及采用轻量化设计的一系列变速器新产品迅速占领节能产品制高点,并在缓速器等汽车传动系研发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为企业科学发展、快速发展赢得了先机。

“我今年提交议案的主题是,希望国家4万亿元投资能够向优势装备制造业、关键汽车零部件企业倾斜。”全国人大代表、陕西法士特汽车传动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大开在接受中国工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使我国的工业基础更加先进、牢固,才能使中国的汽车工业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李大开说,中国汽车业已经发展了50多年,但是零部件业仍然是汽车工业的软肋。“我们必须使零部件业与整车业同步发展。缺乏强大的零部件产业支撑,汽车工业就不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汽车产业。”

李大开坦言,在我国汽车工业发展史上,国家投资往往向整车制造企业倾斜,而忽视了零部件企业的发展;反观国外,恰恰是先进零部件企业的崛起造就了其领先的汽车工业。

李大开认为,我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存在着生产规模小、企业自主开发能力相对不足等问题,导致零部件配套体系难以形成规模经济。产品开发投入不足,零部件企业与主机厂的同步产品开发能力还未形成,不适应新车型开发时间缩短的要求。他说:“这些问题已成为影响我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原因。目前我国零部件行业面临的最大危机是研发水平低,缺乏核心技术的研发能力。”

谈及如何支持我国优势汽车零部件企业的发展,李大开认为,减免税收、提供优惠贷款或贴息贷款以及减免进口关税等措施都是行之有效的。

李大开希望国家能够加强对民族汽车零部件工业的扶持和保护力度,集中力量,通过政策扶持和财政支持等手段,鼓励一批有基础、有实力的国内汽车零部件集团联合、重组,做大做强,成为具有国际竞争能力的一流零部件供应商。

要做强做大优势零部件企业

李大开还谈到法士特集团今年的发展目标和计划。他预测,今年一季度,法士特变速器的销量将同比增长60%以上。“这是受很多客观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一季度销量的超常增长,一是因为南方部分地区雪灾后重建,需要运输工具;二是由于国Ⅲ排放标准实施,造成一部分用户超前消费;三是钢材涨价,一些消费者担心钢材价格会更高,所以提前购买。预计到5月后,变速器的销量增长会有所放缓。”

李大开表示,近年来,我国汽车工业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差距在逐渐缩小,但在产品先进性、资源消耗等方面依然落后,同时我国汽车零部件产业的集中度较低。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据统计,2008年我国注册零部件企业超过1万家,但企业规模普遍偏小。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年产销超过百亿美元的公司不在少数,而2008年我国年销售收入达到10亿美元的企业共有6家,达到5000万美元的也不过50家。

针对上述问题,国务院日前发布的《汽车产业调整振兴规划》提出,要支持汽车零部件企业通过兼并重组扩大规模,这在业界引起了强烈反响。

在李大开看来,国家鼓励汽车零部件企业兼并重组的最终目标是做强做大优势企业。

“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到,要做强做大装备制造业。”李大开坦言,从“做大做强”到“做强做大”提法的转变,充分表明国家并不希望企业大而不强。

在李大开眼中,企业做强必须具备如下四个衡量标准:一是自主创新和研发能力强。正是由于我国缺乏关键零部件的核心技术,导致国内汽车企业长期受制于人,其大部分利润被外国企业攫取;二是制造能力强;三是资金能力强,包括融资能力强、资产负债率低、资本情况健康等方面;四是管理能力强。

李大开强调,企业实施兼并重组的前提条件有两个:一是这完全属于企业自主、自愿行为;二是在练好内功的基础上方可考虑进行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

国家专项资金不能“撒胡椒面”

李大开认为,国家投资4万亿元扩大内需的经济刺激计划对汽车工业来说是一个福音。今后,国家加大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和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必将拉动重型卡车及其零部件产业的快速发展。

《规划》也提到,今后三年内中央将安排100亿元专项资金,重点支持企业技术创新、技术改造和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的发展。这一积极的政策信号,显示了国家对汽车零部件产业未来发展的重视程度。

“但是我更希望这项扶持政策能够落到实处,最后真正落实到企业,具体到产品,并且是切实可行的。”李大开表示,国家对汽车行业的扶持资金不能“撒胡椒面”,而要专攻其长,真正解决行业自身存在的问题。

对于这百亿元扶持资金的具体投向,李大开认为,首先,国家应当加大对汽车零部件基础工业的倾斜力度;其次,应对汽车行业的重点企业和优势企业给予重点扶持,以发挥他们的骨干带头和示范作用。

正如李大开所言,没有先进的零部件,再先进的整车设计理念也无法成为现实。从某种意义上讲,零部件工业的水平决定着汽车工业的整体发展水平;而振兴民族汽车工业,必须首先实现零部件工业的振兴。

谈及我国汽车工业未来的发展前景,李大开信心满满。他的自信主要来自如下三个方面:一是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不同,作为发展中国家,我国目前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阶段,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强劲;二是在金融危机中,我国金融系统并未受到严重创伤,并且国家对其监管有力:三是我们拥有一个果断、有力、坚强的政府决策部门。

事实上,法士特已经从国家投资拉动经济的利好政策中获得了实惠。据介绍,今年以来,该公司接收的汽车变速器订单量逐月增加,分别达到1万台、3万台和6万台,其中3月份70%的订单来自工程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