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士12月2日对本报透露,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改革方案仍然未能定案,目前市场广为流传的“最高限价方案”只是多套讨论方案中的一套。

随着国际油价的高企,国内成品油价格(破解油价困境)再次上调后,中石化和中石油又开始了联合推价的行动。3月2日,国际油价维持上涨态势,纽约市场油价自2008年9月以来首次收于每桶100美元以上。**

摘要:销售业务盈利足以弥补炼油补贴,巨亏说遭质疑
10月20日,中石油(600028.SH)总裁周吉平称:由于政府限制成品油价格,今年公司炼油业务将出现净亏损人民币500亿元。
在他看来,今年政府为缓解通胀压力,对成品油价格实行了控制,因此中国的成品油价格并未完全…

该人士称,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如果各方对现有几套讨论方案仍旧分歧严重,则最终定案出台的时间也将延后,但若其中一套方案能让各方利益实现基本均衡,成品油定价最终方案就可能随后出台。

国际油价突破国内成品油价格4%的调价红线,但政府尚未上调油价,国内三大巨头联合推价,使得汽柴油批发价冲顶。对此,熟悉两大巨头的业内油品专家告诉记者,在成品油定价方面,两大巨头有史以来一直是有默契的。“经过此轮推价,预计政府两会后将再次上调成品油油价。”

  销售业务盈利足以弥补炼油补贴,“巨亏说”遭质疑

他拒绝透露几套方案的明细内容,只表示几套方案有两个共性:

两大巨头的定价默契

  10月20日,中石油(600028.SH)总裁周吉平称:由于政府限制成品油价格,今年公司炼油业务将出现净亏损人民币500亿元。

一是政府指导价思路仍会延续,当国际油价达到一定水平后,则实行政府指导价,在这一临界点之下则由市场决定价格。“几套方案都有限价的想法,但临界点的界定方法并不一致。”

3月2日,由于利比亚局势持续动荡和美国上周商业原油库存下降,国际原油价格继续大涨,纽约市场油价自2008年9月以来首次收于每桶100美元以上。到当天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2.60美元,收于每桶102.23美元,涨幅为2.61%。伦敦市场4月交货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93美分,收于每桶116.35美元。

  在他看来,今年政府为缓解通胀压力,对成品油价格实行了控制,因此中国的成品油价格并未完全反映出今年早些时候国际油价的攀升。这是造成中石油今年炼油板块巨亏的重要原因。

二是适当压减成品油流通环节差价,政策适度向炼厂倾斜,不过具体调节的幅度各套方案未能达成共识。

国际油价再次突破国内成品油价格4%的调价红线。目前石油企业和加油站都在等待着政府公布成品油再次调价的方案。

  “今年油价超过100美元/桶时,国内成品油价格肯定未能实现与国际油价同步,”有石油业内人士指出,“但因此中石油的亏损是否那么庞大就值得斟酌了,其目的令人怀疑,我认为中石油是在夸大亏损额。”

市场化假象

中石化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因为中石化在全国的加油站数量处于绝对的优势,远远超过中石油,所以一直以来,国家发改委每次调价时,中石化会按照国家发改委出台的基准油价、根据上下浮动8%的原则,确定好各区域加油站的实际零售价,中石油可能会跟进这个价格,但并非因为有任何形式的协议。

  据他透露,因为中石油是上下游一体化石油企业,因此其业务覆盖上游勘探、中游炼化及下游销售,“想要在各板块间调节利润是很容易的”。

目前已经透露的其中一套成品油定价方案建议:当国际原油价格低于80美元/桶,国内成品油价格与国际同步调整;当国际原油价格高于80美元/桶时,扣减加工利润率计算国内成品油调价额;当国际原油价格高于130美元/桶时,国内成品油价格另行确定。

中石化和中石油在成品油批零板块的一致行动由来已久。据记者了解,中石化和中石油的默契,确实是有历史原因的。

  举个例子,在炼油板块巨亏的同时,中石油的销售板块却长期享受近1000元/吨的销售毛利,这就很不正常”。

广东油气商会部长姚达明12月1日评价说,这一最高限价方案与现行措施并无多少区别。

政府当年组建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时候,给这两家企业的定位有所不同,中石油业务重心在上游原油勘探开采板块,下游板块业务较少,炼油业务少于中石化,加油站布局也较少;而下游业务却被定位成中石化的业务重心,所以在成品油销售领域,中石化零售网络的规模和布局已远远优于中石油。中石油在全国的加油站数量难及中石化的1/2。

  对此说法,息旺能源分析师廖凯舜等均表示认同。

2006年,国家就对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进行了调整,并确定国内成品油价格实行政府指导价,零售基准价以出厂价格为基础,加流通环节差价确定,并允许企业在此基础上上下浮动8%确定具体零售价格。

据熟悉两大巨头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一直以来,中石油和中石化之间的竞争与合作都是并存的,而且双方的合作也注定了两大巨头在很多方面存在一致行动的默契。

  巨亏涉嫌夸大

然而,这几年,两大公司的终端零售价基本维持在上浮8%的上限水平,“只有个别时期、个别地区出现过略低于最高限价的状况。”

“比如成品油定价的默契,中石油一般会跟进中石化的零售价格,中石化制定的零售价格一般是政府基准价格的可上下浮动范围的上限,可以成为政府允许的最高零售价,中石油有默契地跟进,又何乐而不为;但中石油旗下需求不旺的加油站有时候会做促销,中石化一般不会因自身的网络规模优势去和中石油竞争,因为首先这种促销对中石化影响不会很大;其次,中石化炼油板块所用的原油,不小一部分正是来自于中石油。”上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此前,中石化的“政策亏损说”也曾引发争议。当时中石化每年都获得中央财政百亿元以上的补贴。中石油只是中石化的故技重施。

比如目前,占据终端市场70%-90%的中石油、中石化加油站,仍在实行0#柴油6.23元/升、93#汽油6.25元/升的最高限价,民营加油站售价一般比这一最高价每升便宜0.3元。

中石化在高油价下的尴尬

永利国际官网登录,  根据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当国际市场三地原油价格连续22个工作日平均移动价格变化超过4%时,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可相应调整汽柴油及航空煤油等成品油价格。

中石化一人士12月2日表示,政府试图采取这一上封顶下不封底的定价策略,原意本是希望加大加油站之间的竞争,降低终端价格,但是在两大公司垄断了85%成品油资源的状况下,“最高限价极可能就是最终零售价,对终端市场来说,几乎没有改变。”

而近年来的国家油价不断呈现剧烈震荡,在政府控制成品油零售价的背景下,中石化和中石油两大巨头也越来越默契。

  “然而今年国际油价大幅波动,国家发改委却出于缓解通胀需要,并未严格执行成品油定价机制,或者说,调价幅度远低于国家油价涨幅,因此原油价格上涨的很大一部分压力只能炼油企业自己承担”,中石油旗下炼厂负责人坦言。

他称,如果新方案仍然以出厂价为基础确定零售价上限的话,两公司也可通过控制出厂价来影响终端零售价,压减民营加油站的利润空间,使其没有多少降价余地。

对于中石化来说,国际油价的上涨严重影响着其主营业务——炼油板块。

  他举例说,4月6日国家发改委上调汽油价格500元/吨,柴油价格400元/吨,调整幅度接近7%,被称为是史上第二大涨幅;而同期国际油价已上涨了14%以上,而且这次涨价还是在国际油价已上涨近一个月后才实施的,提价之前的成本是要由炼油厂负担的。

易贸资讯能源分析师12月1日表示,国内成品油资源85%来自两大公司炼厂,仅15%来自山东等地方炼厂。

中石化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其炼油板块所需要的原油近70%来自于从国际市场进口原油,另外约13%来自于中石油和中海油,但价格也按国际原油价格计算。此外,中石化进口原油后生产出成品油至少还要增加18%的成本,还要承担运输等中间成本。所以国际油价的高企对中石化压力很大。

  “正因如此,今年国内炼油厂生产积极性普遍不高,到9月底时国内很多炼厂的开工率尚不足80%”,廖凯舜说。

利润分配格局或变

不过,对于国际油价飞涨,中石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因自采原油较高,受国际市场影响较小。

  但上述业内人士却指出,中石油夸大了炼油政策性亏损的规模。他表示:“中石油业务覆盖了整个石油产业链,通过上下游一体化,完全可以调节各板块利润,达到盈利目的。油价波动对其造成的亏损绝不至500亿之巨。”

目前已经外传的新方案,提出把2006年确定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中规定的“当国际市场原油平均价格高于50美元时开始扣减加工利润率”,提高到80美元。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陈凤英则告诉本报记者,国际油价高企,对国内石油公司影响不一,像中石油和中海油以上游的原油勘探开采为主,国际油价上涨只会给其带来更高利润,足以弥补这两大集团业务量较小的下游炼油板块因高油价带来的损失;而中石化因为主要业务在下游成品油板块,可能受到的影响更大。

  来自易贸资讯的数据证实了这点:4月1日,93#汽油山东地炼出厂均价为8725元/吨,而当地93#汽油的最高零售限价却达9376元/吨,
两者价差为651元/吨;4月2日90#汽油浙江地区地炼企业出厂价仅为7980元/吨,而当地90#汽油的最高零售限价却达8890元/吨,两者价差达
910元/吨。

这一建议被理解为上游领域争利润。

“国内石油企业没有必要为炼油板块亏损叫苦,核算一个企业要核算整个产业链的利润,国际油价高企会引起炼油板块亏损,但同时也给原油板块带来高利润,企业整体来说还是盈利的。”陈凤英说。

  “中石油是将部分甚至大部分利润转移到了销售板块,从而让炼油板块陷入了巨亏。”上述人士表示。

上述知情人士称,政策考虑向炼厂倾斜源自炼厂长期亏损的现状。今年前8月,炼油板块总计亏损高达1201亿。

“不过作为企业,盈利仍是主要目的,所以国际油价高涨虽然给三大石油公司的原油板块带来了高利润,但三大公司还是会避重就轻,以炼油亏损为由一起联合推价,逼迫国家发改委上调成品油价格,以获得更多利润。”广东一加油站负责人告诉记者。

  对此,国家发改委应该是心知肚明。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一份文件中明确指出:“要求中石油、中石化发挥石油企业内部上下游利益调节机制作用,平衡内部各板块利益关系,缓解炼油企业困难。”

易贸分析师表示,炼厂盈亏取决市场国内外价格差,在国内油价低于国际油价时,炼厂盈利状况恶化,而目前国内油价远高于国际油价时,炼厂则处于“历史上最好的盈利时期”。

联合推价行动

  定价期待放开

以本月大庆原油结算价2652元/吨计算,炼厂每吨成品油利润已经超过1600元。

比起在成品油定价方面的默契,中石油和中石化在成品油批发市场联合推价的默契更胜一筹,而且,近来另一石油巨头中海油虽然刚刚在成品油市场谋得一席之地,但也已经迅速地加入到了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巨头的推价联盟。

  近期国内很多加油站都开始实施限购,此时中石油抛出“油价致亏说”无疑增加了各界的不满。

只是这一“最好的时光”并非常态。易贸资讯的监测显示,今年1-9月,国内炼厂都属于亏损状态,10月才开始有利润入账。今年2月、5月是炼厂亏损最为严重的时期,一吨成品油平均亏损高达1400元/吨-1500元/吨。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三大巨头汽柴油批发价均冲顶,地方炼厂炼油亏损已达100元/吨以上。

  “此次油品供应紧张是现行定价制度弱点的再次暴露,它完全不考虑国内的供需情势,”廖凯舜说,“事实上国内成品油供需绝未达到‘油荒’的程度,只是因为供需比较紧张,批发价格与零售价格倒挂,导致民营加油站难以获得廉价资源罢了。”

炼厂利润保障的背后,是中间流通环节获益的缩减。

山东地方炼厂人士介绍,由于没有原油进货渠道,燃料油成为绝大多数地炼的主要原料。尽管如此,炼厂经营情况仍在恶化,山东地炼加工燃料油已亏损152元/吨,后期地炼利润下滑严重可能会导致开工率下降。

  据他介绍,今年成品油价格长期没有到位,导致中石油、中石化各炼油厂开工积极性普遍不高,且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国内成品油终端零售价格将要下调,
因此经销商库存水平也处于低位。而且9月和10月正是农忙时节,终端用户对柴油的需求旺盛。三重因素叠加,导致民营加油站油荒。

一位广东业界人士12月2日透露,中石化近期正在酝酿局部调研:如果批零差价收窄,应采取怎样的策略。

记者从广东成品油市场了解到,近期中石化因多依赖进口原油,而致使目前生产成本居高难下,所以目前正力挺汽柴油批发价格,而中石油和刚刚在广东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中海油,由于原油自采能力强于中石化,面对当前不断冲高的国际原油价格,其生产成本暂无太大压力,不过,出于盈利目的,中石油和中海油汽柴油批发环节价格早已仅仅追随中石化。目前广东省内汽柴油批发价格得到上推,多在最高批发限价上下徘徊。

  “此时,一些民营加油站在舆论上的大肆渲染两大集团终止供油,从而扩大了全社会对油荒的紧张程度,于是囤油、多加油等油荒现象就在全国很多地区上演了。”他表示。

易贸能源分析师说,对两大公司而言,从出厂价到终端零售价,整个链条利润一般维持在1100-1200元/吨,不过,若果真如传言将扣减加工利润率的临界点从50美元提高到80美元,那么上述链条的利润将缩减到800元/吨,“相当于每吨300元左右的利润转移到炼油板块”。

“经过三大巨头的联合推价,国内汽柴油批发价格过高,预计政府会在两会后再次上调国内成品油价格。现在整个市场都在观望。”上述广东加油站负责人告诉记者。

  对此,易贸资讯副总裁钟健表示认同。他认为,现行定价机制除了调价周期过长等问题外,未考虑国内供需形势也是其重要的问题。

上述中石化人士表示,对两大公司来说批零差价的收窄可以通过炼油环节的获益弥补,“利润不过从左手倒到右手,整个集团收益并不会受到影响。只是集团内部的利益分配有所调整,部分利润从流通环节的区域大公司、省公司、市公司、加油站转移到炼厂。”

  “4月调价时,国家发改委有意错过了春播,但这种举措与现行定价机制的精神并不相符,这会造成市场对价格趋势的错位判断,进一步扭曲市场的供需。”一位中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高层指出,“而国庆节后的降价,又忽略了秋收时节市场对成品油需求的增长。”

他认为,受这一政策影响的可能是民营加油站以及社会批发商,“他们并没有炼油板块获益来冲抵”。

  上述高层认为,政府应逐步放开成品油的价格管制,让企业自主定价,以避免现行定价机制屡屡出错的尴尬。

  “我不主张完全放开成品油市场,但打破寡头垄断,实现有限竞争格局是必须的。只有多油源、多渠道、多层次的成品油市场体系形成,油荒的尴尬才能够彻底消失。”上述高层表示,“政府管得太多不是好事!”

  10月20日,周吉平表示,政府应考虑将来允许企业自主定价。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